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玩法 > 亚洲球赛 >

宅男哈默德却有个美国梦 独处广州幸有猫和诗作

时间:2019-08-17

  埃姆汉毫不掩饰自己就是慧眼识珠、发掘弟弟天赋的伯乐,“当时哈默德才5岁吧,我看着他玩球、过人,就觉得他一定会是一个好球员。”埃姆汉说。 哈默德:是的,他能给到我非常舒服的传球,不过我也很喜欢达维、也喜欢阿隆、喜欢球队的每一个成员。 挪超银靴。今年3月,一名来自摩洛哥的90后抵达广州时,这是单薄的履历里拿得出手的成绩。 16场17球,阿卜德拉·哈默德的第一个中超赛季还没结束,他就已经用鬼魅般的双脚征服了挑剔的广州球迷,乃至中国球迷。而广州足球的攻击线上,也不再只有恒大[微博]的埃神独美,富力的哈魔与其并蒂而开,共同演出了今年中超赛场上的神魔争霸大戏。 华丽丽的数据背后,对人却所知寥寥,硬要凑几条,无非是虔诚教徒,宅男一枚,沉默寡言,养了只猫,喜欢苏牙……但再没有故事的人,也不至于这么几笔就勾勒完全了。 哈默德:我是天生的射手。作为一名射手该有的特质我都有,速度、力量、技巧,这些特质能让我有出色的表现。(或许正是他的自信让队友都愿意相信他,原本曾是进攻核心的达维评价说:“哈默德的自信与技术让他有着现在的破门能力,我愿意传球给他,因为他能为球队带来胜利。”) 哈默德:(或许是语言不通的关系,哈默德对这样的评价并不知情)不过即使当时知道,也不会有很大压力,其实会更加鼓励我去进球,毕竟在和大家能配合好之后,总是会有状态的。 在一场又是依靠哈默德梅开二度才拿下的比赛后,有记者问富力主帅埃里克森,在这支球队中,摩洛哥人到底是天使还是魔鬼?这不是个易答的问题:他比较独,和队友之间配合不多,多数时候靠自己解决问题;他又很强,在球队陷入绝境时,总是只身就险,逆转乾坤。哈默德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这样的评价只能是见仁见智,不过数字不会说谎,他到底有多可怕,就让数据来告诉你。 哈默德在珠江新城的公寓面积十分大。从他加盟富力至今大约半年的时间,公寓里仍然保持着整洁。早上买的面包插在厨房边吧台的面包篮里,地面上干干净净的,看起来一尘不染,电视柜上面放了十来个相框,上面也被擦拭得十分洁净,“都是我的家人。”他很自豪。 南都:你这种细腻优雅的脚法在阿拉伯国家并不常见,是从小训练出来的还是天赋? “我们还给咪咪找了个老公。”哈默德说完指了指餐桌旁的长椅,上面赫然躺着一只美国短毛猫——— 公仔。 都说喜欢猫的男人,内心孤僻且敏感。如果哥哥嫂子不在,就哈默德一个人在广州,他显然是孤独的。 看得出来,埃姆汉很爱哈默德,很多时候,他总是面带微笑地看着弟弟,那眼神,更像是一个慈父。“你们是广州的媒体吗?大家对哈默德都是怎样的印象呢?”埃姆汉关切地问。当他得知无论队友还是媒体都很喜欢这个不多话的大男孩后,大笑起来,“真的吗,那太好了”。 正因为看着弟弟长大,埃姆汉对哈默德了解很深,采访开始时,埃姆汉会帮弟弟回答一些问题,直到哈默德逐渐放松话多了起来,埃姆汉又站到一边当起了摄影师——— 他会把采访过程用手机拍下来,然后发给家人。 埃姆汉在美国开了一家疗养院,平时的大多数时间都在美国,前些天恰逢他有时间,就连忙赶到广州陪一下自己的弟弟。摩洛哥人所说的阿拉伯语是阿拉伯语系里四大方言之一,而能说阿拉伯语的中国人,学的多半是阿拉伯语里的普通话。因为这样的原因,俱乐部一直没办法给哈默德找一个适合的翻译,除了一些简单的英文外,哈默德在广州确实没有和别人沟通的方式了。 球迷觉得他是门前杀手,媒体定义他沉默寡言,那他会用什么样的关键词来定义自己? 哈默德:我很欣赏他。但并没有你们理解的那样把他当做倾慕的偶像。我不愿意做“第二个××”。 不过,这个从5岁开始就不断接触足球的天才少年,也有过足球之外的梦想,如果真的当初没有选择踢球的话,高中毕业后就进入职业联赛、还没有读过大学的哈默德说他自己更愿意去把书读完,然后当一名警察。 哈默德的字典里也没有“逛街”、“聚会”这一类与社交相关的词,“他的生活三点一线,球队、公寓、餐厅。”埃姆汉说。由于语言不通,哈默德在广州没什么伙伴,在公寓里,能够陪他聊天的,除了那只只会“喵”的猫以外,就只有电话那头的亲人了,“每天都要跟爸爸、妈妈、哥哥、姐姐通话。” 而门口的各种运动鞋,也都摆放整齐,鞋面上看不见泥土或是污渍。这个90后摩洛哥大男孩,喜欢爱干净的猫咪,不无理由。 其实善良的哈默德喜欢各式各样的小动物,他的Instagram上好些他跟动物合影的照片,但他最喜欢的还是猫,“猫很爱干净,也很可爱。” 拍照,站到灯光下的他虽然有着一如既往的腼腆,但仍然自信地交叉起了双臂。摄影师调笑他,做几个喜怒哀乐的表情吧,正在装酷的他一下子就羞涩了:“呃,那个,光笑就行了。” “咪咪”是一只母的缅因猫。这是哈默德刚到广州时,他哥哥埃姆汉的朋友送的。在哥哥回到美国工作的时候,唯一陪伴哈默德的就是这只猫。因为语言不通而倍显孤独的哈默德,在没有训练的日子里面,就一个人呆在珠江新城的公寓里面,咪咪是他唯一的玩伴。 哈默德:他们真觉得我不传球吗?(在思考了一会后他开始用手在桌上演示位置,手舞足蹈地解释起来。)因为我是一个突破型前锋,站的位置也比较靠前,在位置上来说,我负责传球的机会并不多,可到了真必须要传球的时候,其他队友的位置又不太适合接球了。(停顿了一下,又想了想)最重要的是我是一名射手,在更多的时候我应该有自信拿到队友传给我的球去破门。(关于“独”的这个问题,埃里克森曾在客场对绿城的赛后新闻发布会上袒护爱将,“世界上优秀的前锋大多喜欢自己解决进攻,就连这届世界杯也是如此。”) 南都:截止到现在你在联赛里已经进了17球,赛季初的时候,你说自己想进20个球以上,现在还有足足9轮比赛,要突破这样的数字,并不难,你有信心拿到中超金靴吗? 场上球风“独”,场下的生活里,独自在中国打拼的哈默德也给人以孤独冷峻的印象,来到广州半年,球迷对他的了解还仅限比赛中,对这个摩洛哥帅哥的业余生活,人们所知寥寥。那么,我们现在就一起来看看这个杀手的场外故事吧,相信绝对会让你看到一个不一样的哈默德。 而能说流利英语和阿拉伯语的埃姆汉,则是哈默德在广州外出的重要帮手。在哈默德的家庭里,还有另外一个哥哥和一个姐姐,埃姆汉是家里的老大,比哈默德足足大了12岁。 爱猫且读诗并能独处的人,这可是文艺男青年的调调,其实翻阅诗集只是个巧合,看书绝非哈默德的最爱,他甚至没读过“阿拉伯名著”《一千零一夜》。如果让他一个人呆房间里只能选择三样东西随身,书并不在选择之列,电脑、手机、电视,那是必须的。 独。中超第19轮,富力客场战绿城,第75分钟,位于中路的姜林和卢琳都有更好的射门空间,但哈默德愣是不传球,自己起脚、梅开二度。富力贴吧有球迷直言这态度会毁了富力。 这才是宅男的标配。哈默德的确很宅,但并不孤僻。在没有训练和比赛日子里,他就窝在家里看卫星电视里的阿拉伯频道,或者在网上跟朋友聊天。网络和电影是他了解这个世界的关键渠道,甚至有关于中国的事情,他也只是从电影里看到过,在加盟富力以前,他对中国几乎一无所知。 “我喜欢看美国电影,我喜欢布拉德·皮特。”哈默德说。一个90后,却粉一个已过半百的老帅哥?哈默德也说不上来到底喜欢皮特哪一点,不过摩洛哥人酷酷的脸上偶尔迸发出来的那一丝笑容,倒是与皮特有点神似。 足球对哈默德来说更像是一个工作,他会在合同期内把自己表现得更出色,但是却很难说出自己未来想要什么,“也许在明年,我更希望自己能到美国踢球。”哈默德说。这显然是一名优秀球员的冷门选择,因为大部分有点想法的球员只会把梦想的瞄准器盯着欧洲五大联赛。美国大联盟对哈默德有吸引力的原因是因为哥哥常年定居在那。 快门按完,回看照片,哈默德迅速把头凑到了相机边,开始欣赏自己的英姿,“你有w hat’s app(通讯平台)账号吗?没有的话,微信也可以。”哈默德已经迫不及待想拿到这批照片。照片尚未见报,摩洛哥人就在微信上追了不止3天,“我在等你的照片哦!” 南都:你多次提到过自己喜欢苏亚雷斯的风格,从比赛当中看来,你也像极了苏亚雷斯,嗅觉灵敏。他是你偶像? 今年24岁的哈默德没有女朋友。埃姆汉介绍,在他们世界里不存在“女朋友”这么个角色,陪伴男性出门逛街、看电影、吃饭的女性只能是已经订婚的对象或是妻子。那哈默德喜欢哪种类型的女孩,对结婚对象有什么设想呢?“保密。”他腼腆地说,“如果能娶一个美国女子也不错。” 于是,从猫、从诗歌、从7岁就有了的环游世界的梦想聊开去,哈默德慢慢把自己打开,一笔笔描出自己的血肉:天生射手,很羞涩;能安住孤独,但决不孤僻;他从欧洲来,想到美国去;读书时成绩最好的科目是地理,如果不做球员,他想成为一名警察…… 哈默德的羞涩是显而易见的。但一旦彼此熟络了,他身上那些90后的特征就会毫不掩饰地蹦出来。 当然,如果只是短期内的梦想,哈默德则更现实的希望自己能进更多的球、让球队走进亚冠。 哈默德:不是的,中超和挪超的实力相当,我能进球是因为我有太多优秀的队友了,在他们的帮助下我能打进这么多的进球。 和大多数年轻球员一样,哈默德喜欢自拍、也喜欢在社交网络,不过他说自己并不算热衷。当然,如果从更新的频率上来说,哈默德的Instagram里的照片一定是富力外援当中最少的,要用具体的数据来算的话,大概就是韩国后腰朴钟佑每发6条,达维[微博]发3条,而哈默德才发1条。当然,哈默德有一个微信账号,并且能十分熟练地用扫码的方式来加好友,“基本上,那些常用的社交网络账号我都有,微信主要是用来和球队、俱乐部沟通用,”哈默德说,“不过,最常用的社交工具,还是Facebook。” 哈默德:还是从小在足球培训中,慢慢摸索出来的。小时候也会看很多录像比赛,模仿他人。 “我不常做梦,小时候有时会做噩梦,但也不多。”哈默德的“宅”,让他喜欢安于现状。但他心也很宽,“大约是7到10岁的时候,我也会开始想要长大了周游全世界。”这个梦想在他23岁那年开始启程,他离开久居的摩洛哥,去到北欧的挪威,在奥勒松踢了一年球,拿到了挪超的银靴,又被广州富力[微博]发现买下。 公寓楼下就是阿拉伯餐厅,另外一侧,还有一家土耳其菜。没有训练的日子,哈默德会睡到很晚起床。他通常上午会吃个法包,晚上大多数时间就在楼下的阿拉伯餐厅用餐,“有时我们也会自己做饭。”埃姆汉说。 南都:你现在比在挪超一个赛季的进球还多,有可能是中超的后防线给你制造的麻烦没有挪超那么多吗? “那是很少发生的事,”每天哈默德和“咪咪”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快过来,宝贝。” 哈默德爱猫,也喜欢跟别人谈论他的猫。带着大家进公寓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找遍了所有房间,把这只漂亮的猫咪抱出来让大伙“膜拜”。 与两位前任———巴乙银靴拉斐尔和英超[微博]前锋雅库布相比,哈默德在传球和助攻等团队协作方面并不出色,但他有更多更出色的的射门,还擅长以个人突破为自己创造得分机会,可以算得上富力最犀利、最稳定的得分点,换言之,他更像一名杀手。正是有了哈默德这个强点的存在,富力才得以在本赛季攀升至新的排名高度。 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有本诗集叫《我的孤独是一座花园》,哈默德指着书的封面说,他读过这本书的阿拉伯文版,“虽然并不了解作者、背景,但我同意这里面的很多观点。当然也不是全部。” 南都:你现在被球迷称为“哈魔”,以此来说明你可怕的进球能力,但你刚到广州时的前两场比赛,大家也评价你是水货外援?你是如何完成自我调节的? 疯狂的进球背后,哈默德的“独”一直引人诟病。但正如他的教练埃里克森所言,能进球,独点也无妨。 那哥哥嫂子不在时怎么办?“我也在学习做饭,不过做得很差。”哈默德很不好意思地说。 从摩洛哥到挪威又到中国,埃姆汉并不隐瞒地说,弟弟的脚步肯定是和待遇有关。哈默德在摩洛哥拿到的第一个杯赛冠军,就有足足10万美元的奖金,当时他把钱给了家里,首届广州中学生模特文化嘉年华完美收官!换了一座大房子。而在广州,俱乐部给的收入不菲,加上埃里克森的名号还有亚冠,这些都能让哈默德的未来充满更多可能。 采访哈默德的工作,虽然请了一名阿拉伯语翻译,但全程有哈默德哥哥埃姆汉的帮助,显然顺利更多。 哈默德、埃尔克森[微博]、海森,三杆占据中超射手榜前三位的洋枪,其实各有千秋:哈默德与海森虽然同样来自北欧联赛,但风格迥异,前者过人和射门更犀利,更独。后者助攻、传球更多,典型的团队型前锋。埃尔克森 介 于 二 人 之间,各项数据都比较突出,显得均衡。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