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澳门百家乐玩法 > 日本球赛 >

日本足球是如何一步一步把中国足球甩几条街的

时间:2019-08-26

  

日本足球是如何一步一步把中国足球甩几条街的

  这些年中国国力蒸蒸日上,在军事、科技、经济、文化等领域都取得了突出的成就,唯一拿不出手的,也就是中国足球了。自从提出“足球要从娃娃抓起”到现在,也有三十多年了,中国足球一直在喊从娃娃抓起,但是真正从娃娃中抓起来的球星却没几个。 三是日本校园足球目前已经形成了较为成熟的赛事举办和球员选拔体系,可以持续不断地为本国足球输送新鲜血液。 比如,日本学校现在流行一种“足球人格教育”:球场上,球员们可以全力以赴、无所顾忌,但一定要尊重教练、尊重对手、尊重裁判;球场下,球员可以有自己的圈子、爱好,但一定要团队为先、集体活动,不能搞特殊;生活中,球员可以像自己的同龄人一样活泼、顽皮,但对待师长、对待后辈,一定要尊敬、爱护。也就是说,日本学校对学生球员的培养,不仅是技术,更有对规则、道德等品质的教育。日本国足敢抢敢拼,有凝聚力,战术执行能力强,同时又很少有球场暴力事件发生,不得不说日本的这种足球教育在其中也发挥了一定作用。 日本文部省制定的体育课教学大纲中指出,足球作为“进球型”运动,其学习目标是通过控球和传接球,感受团队合作的乐趣和踢球的快乐。因此,日本的足球教学主要以培养孩子的兴趣为主。截至2016年1月,足球已连续六年成为日本男孩心中的第一梦想职业。 2015年3月31日,日本足协官网公布数据,当时日本拥有各级足球教练总人口76539人,其中S级教练411人,A级1363人、B级4006人、C级28701人、D级42055人。2011年的数据显示,在日本当时有超过5.8万是专门从事青少年培养工作的D级和C级教练员。 日本对足球教练员的资格有着严格的审定程序,即使是退役的国脚执教也必须持有教练员资格证。日本的“教练资质制度”分为五个档次:少儿级、C/D级、B级、A级、S级。 “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是中国的古话,意在体现“伯乐”重要性。日本人在这方面做得很好,格外重视对教练员的培养。 相较于严格的俱乐部选拔制度,青少年球员在学校接受教育是最普遍的方式。在学校教育方面,开展足球运动以本人自愿参加,业余俱乐部的形式进行,一般每周2~4次不等。在日本,中、小学的学生,他首先是1个学生,然后再是1个运动员。这就是说,无论你从事什么运动和其它兴趣爱好,都必须和其他学生一样接受同样的教育不影响学习。 针对各个等级,日本足协定期开设教练员培训班,任何人都可以参加培训,只要通过考试即可获得相应等级的证书。少儿级主要面向10岁以下孩子进行指导,C/D级主要面向12岁以下孩子进行指导。执教中学年龄段及高中年龄段队伍的主教练,则须拥有B级及以上教练资格证书。职业俱乐部一线队主教练、国家队教练必须拥有S级教练资质,一线队助理教练、二线队主教练要求必须拥有A级及以上教练资质。日本正是通过“教练资质覆盖”,大大提升了参与“校园足球”教育的教练质量和数量。 按照日本足协的制度设计,必须持有相应等级的证书,才有资格执教相对应的球队。这就迫使想要从事足球教练工作的日本人不得不努力去拿证书,否则就别想带队参赛,于汉超:已经做完手术之前为了联赛和亚洲杯选。当然日本踏实好学也是全世界闻名的。日本教练培训的考试非常严苛,进阶培训和考试也必须按照流程走。换句话说,日本的持证教练都必须有真才实学,理论与实操兼具。前中国国家队主帅朱广沪曾去巴西考察当地青少年比赛,当看到很多日本小学教练、足球学校教练在圣保罗杯场边学习时感慨道:“相比之下,我们青少年教练了解世界的机会太少了。”日本足协官网上有专门的教练页面,详细介绍考取教练证书和级别进阶的流程,每年每月每一期的培训和考试日期等等。另外还有U12、U15、U18等多个年龄段青少年比赛的告知栏,比赛日期、场地,比赛结果、技术统计等详细信息都能查到。 看了日本的数据还不是很吃惊的话,还是看看中国的数据吧。同样是在2011年统计,中国持证教练的总人数仅为1.05万名,D/C级教练员只有8421人。 反观我们的隔壁日本,虽然没有类似于“从娃娃抓起”的口号,但却真正地做到了从娃娃中抓起,从校园中抓起。目前日本男足的23名国脚中,有12人都是从校园联赛中走出来或是被球探发现的。从校园足球踢出来的学生能够入选国家队、征战世界比赛,这在中国根本不敢想象,但在日本却很普遍。远藤保仁、中村俊辅、中田英寿、本田圭佑、长友佑都、冈崎慎司、柴崎岳.....日本高中足球全国大赛不断涌现出我们耳熟能详的球星。校园足球对日本足球的发展,可谓功不可没。 数量少不是灾难,少而精也行,然而我国的情况却是:少而糙!某前国脚就指出:“中国的教练员拿证轻而易举,只要上个教练员培训班就能领证,能够执教中超球队,这太不职业了。”职业球队教练的证书拿得如此容易,何况是D/C级的青少年教练证书了。 培训5万名足球教师的目标是宏伟的,然而通过参加教育部培训之后,拿不到足协承认的教练资格证书。而且培训也有不少问题,“现在国家级、省级和市级的培训不统一,各自为战。这导致一个学校几次培训参加的都是同一个人,见得多了反而不认真听课。”反而是真正有志于从事青少年足球教练工作人却很难得到培训机会,造成了资源的浪费。 足球的希望在孩子,足球的未来在校园,在中国这一点没有异议,但是怎样发展我们的校园足球呢? 而现在当我国校园足球开展的如火如荼之际,却出现了一种“怪现象”。“每个学校除了一个带队老师外,其他体育老师都在袖手旁观。”即便是在特色学校中,真正懂得足球训练的往往也只有一名骨干体育教师,师资不足成为目前校园足球面临的最大问题之一。 2015年教育部从国家层面上就要培训6千名足球教师,另外国务院也出台了的校园足球规划方案中提出,到2020年要培训5万名足球教师。 但在我国体育部门和教育部门完全割裂的,足球俱乐部(足校)是专业体质,目的只为培养职业球员,球员会在所在省市体育局注册。但是,将孩子过早地圈起来,脱离社会、脱离家庭、脱离学校,全天候封闭训练!足球是成材率很低的项目, 一旦无法成为职业球员,之后的出路非常少。所以,很多家庭不让孩子走专业路线,这也是我国低年龄段注册球员越来越少的原因。 如果按当时日本人口1.27亿计算,1万人中拥有D/C级教练约为5.6人;中国人口是日本的10倍还多,持有D/C级教练证书差不多是日本的1/10,算下来就100倍的差距。 日本的“校园足球”至今已有百年历史。早在1917年,关东关西两大大学联赛和全国高中足球锦标赛便已诞生,甚至比日本足协成立的时间还要早。日本各地的小学、中学、高中基本都建有自己的足球校队。 开展校园足球,离不开师资问题。1994年,日本足协提出“培养9000名C级资质教练”的五年规划,适用对象锁定为在47个都道府县训练中心(相当于我们的省队)从事各个年龄段足球指导,及在全日本4175所高中校队从事高中年龄段足球指导的人员,通过各类讲习会和考核制度,帮助其完成从业余向专业型教练资质的进化。如今日本持有C级教练的超过2.8万人,小学、初中、高中每年都有全国性质的足球比赛,每年有一万多所小学和一万多所中学参赛,参赛人数达到几十万人。 如果把日本校园足球的全国性赛事体系,按照日本足协定义的U12、U15、U18及大学的年龄划分,可以分为小学足球、初中足球、高中足球和大学足球。从小学到大学,由日本足协主办的全国校园赛事就有7个。其中,日本高中足球锦标赛从1917年举办至今,已经举办了将近一百届,每年的高校足球锦标赛都会有近6万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球迷前来观赛。也就是说,日本的校园足球联赛虽然不是职业联赛,但是其火爆、成熟程度,却一点也不逊色。

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
联系我们

400-500-8888

公司服务热线

澳门百家乐玩法